,

G-Dragon 世界巡迴演唱會:一個時代的終結

8/29/2017




» Text by  Samantha Shao
» Arranged by KOSZINE

2015年Big Bang [MADE] 世界巡迴演唱會到紐澤西時,我和一群朋友從紐約殺去看,其中一位策展人朋友安娜非常熱愛G-Dragon,一路上不斷地說:「G-Dragon是如此性感!他是一種我沒有看過的性別!」安娜的爸媽是羅馬尼亞人,從小成長於北卡羅萊納州,沒有交過亞洲男朋友的她說這是第一次對於亞洲男性產生如此強烈的好感。雖然我的愛始終如一是崔勝鉉先生,但不得不說我能理解安娜的心情。




其實亞洲男性在歐美文化中總是和「男子氣概」扯不上關係,多少帥氣的亞洲男星在好萊塢一輩子演不到主角,更不用說演到愛情戲的主角了,聰明、害羞、溫和、孝順...亞洲男性可利用的標籤很有限,韓國娛樂公司想攻佔歐美市場多年,也是苦於亞洲男性形象受限,許多偶像不管在亞洲如何受歡迎,到了美國往往也是表現普普。SM一直以來都強占著亞洲市場,JYP不知道是真的很愛野獸系還是商業策略,陸續推出像Rain、2PM、Got7等符合所謂主流歐美審美觀的男偶像,但隨著我們對於性別的看法越來越開放,對於韓流男偶像的口味也越來越廣泛,趨勢可見JYP的美式風格不一定最有效果。




閱讀紐約雜誌的文章【G-Dragon的世界巡迴演唱—一個時代的結束】(G-Dragon’s World Tour Marks the End of an Era in K-Pop)後,讓我重新思考韓流文化的意義。文章中作者E. Alex Jung提及G-Dragon如何用自己的方式去呈現流行,他著重於G-Dragon如何在不同流行風格和性別間轉換,呈現了與許多韓流藝人不同之處,跳脫出許多韓國明星對於主流審美觀的執著,這種忽男忽女、雌雄莫辨的氣質是一種個人特色,但它也代表了更深層的文化意涵。

G-DRAGON & CL
舉例來說,我對於G-Dragon印象最深刻的造型是2014年的MAMA,當他帶著1988年首爾奧運的帽子出現時,我內心震撼地想著:「南韓從這天起就不是後殖民國家了。」一個國家的真實權力並不是單獨來自武力或是經濟能力,更是來自解釋文化的能力,而不管是前衛多元、雌雄難辨的時尚,抑或是把歷史和文化融合到造型中,很明顯地G-Dragon掌握解釋自己文化的權力。在這個G-Dragon成功成為國際巨星的時代下,也許從軍會將為他的偶像生涯畫下句點,但肯定是更多韓流偶像的起點,他們的魅力或許不會再被錯誤的西方觀點所拘束,或許—這是一個很大的或許—最終可以解放許多亞裔美國男性被困在約會食物鏈底層的命運。




【G-Dragon的世界巡迴演唱—一個時代的結束】(翻譯




據說G-Dragon上週四在巴克萊中心的表演將會是他近期在紐約最後的表演,母胎世界巡迴演唱會(Act III: M.O.T.T.E.;MOTTE是Moment of Truth the End的縮寫,在韓文中則與母胎音似)結束後G-Dragon要先去服兵役,軍隊號稱是韓流偶像的“天堂”,無論多少尖叫嘶喊的粉絲都無法讓偶像逃脫的事業埋葬地,從軍兩年證明可以有效地扼殺偶像(RIP Rain),畢竟韓流這個巨大的機器會持續往前邁進,總是有更多比上一個更年輕、更閃亮、更整齊劃一的偶像在一旁虎視眈眈。在紐約演唱會的兩小時間,G-Dragon饒舌、高唱、低吟過去三張個人專輯的每一首歌,包括最近的《權志龍(Kwon Ji-Yong)》—也正是他的本名,這是他說再見的機會,同時也豎立下標竿,這個Big Bang在2006年出道後一起創造的傳奇。



流行音樂往往可以凍結一段時間與文化。當我想到G-Dragon時,會想起2008年我搬去首爾的那個夏天,Big Bang剛發行了《一天一天(Haru Haru)》,我在十年前見證到《一天一天》成為當年夏天最流行的歌,從街上美妝店門口的喇叭到電視上的綜藝節目,到深夜的KTV,到處都聽得到這首歌。在KTV這是必唱曲,至少你也要會唱副歌的部分。即使初來乍到,但我不是個笨蛋,G-Dragon寫的歌詞其實並不是特別好,《一天一天》的歌詞是關於看著你深愛的人走,頗老套的,這首歌的旋律本身更吸引人:舞曲、饒舌和情歌的結合,將五個團員的強度放到最大,變成Big Bang的特色。這次曾是一種很創新的組合模式,現在也被一再一再的複製到成為韓流偶像團體的既定標準,現在幾乎每一個團都有一個極有魅力、帶著磁性聲音的饒舌團員。



《一天一天》的音樂錄影帶有著韓劇式風格,主角(由G-Dragon飾演)以為他的女友與他的好友(由TOP飾演)有一腿,接著劇情急轉直下,他發現她其實得了絕症,希望藉由這個劈腿的謊言讓他不會因為她的死而悲痛,G-Dragon發覺時已太晚,到達醫院時已無法見到她的最後一面。這是如此愚蠢而戲劇化......但我超愛的!《一天一天》將Big Bang推上韓流音樂的中心,這首歌證明他們不是曇花一現的流星。2006年剛出道時,Big Bang無法找到他們的風格,一年只製作出一首第一名的歌曲《謊言》(有著非常戲劇化、甚至帶著優越感的音樂錄影帶),在韓國歌壇一年像是一輩子這麼長。但是《一天一天》則成為時代的聲音,將酷酷的饒舌融合進親民的情歌,這一把燎原之火就這麼在韓國歌壇燒了十年,現在這首歌被視為韓國歌壇上最重要的歌曲之一,它給予了Big Bang—尤其是他們的隊長G-Dragon—更多空間去呈現奇異的、實驗性的、個人特色的表演。



2010年聖誕節,當 G-Dragon 和 TOP 發表 GD&TOP 時,G-Dragon完全蛻變成他自己。這張專輯在各種音樂類型中怡然自得地跳躍,夜店舞曲像《High High》和《Oh Yeah》、毫不費力就充滿酷勁的《Knockout》,以及可愛且挑情的流行歌曲《Don’t Go Home》都出自同一張專輯,後兩首因為不適當的內容而成為電視台與電台禁歌。



G-Dragon逐漸找到韓流音樂內在那混種的文化特色,不再被日新月新的韓國潮流帶著走,他成功地將色彩和流行變成自己的工具,而性別表現也無法束縛他。何謂風格和流行?G-Dragon把各種風格和流行當做早餐吃,他的頭髮是各種最燦爛的顏色,他有一陣子很愛巨大尺寸的軍事毛帽,然後他以長金髮的姿態出現在韓國Vogue雜誌上,雌雄難辨。



《Crayon》是呈現他變色龍般百變能力的最好例子,出自於他2012年的個人專輯《One of a Kind》單曲,他用自創美學把不斷變化的全球性流行音樂和流行轉化了,這首音樂錄音帶充滿諷刺性,用寫著Giyongchy的帽子嘲笑韓國的快速流行、到蝙蝠俠裡的小丑、到這首歌的歌名,「讓我們一起瘋狂(get your cray on)」歌詞如此唱道,並使用了各種豐富的色彩,從亮粉紅的神力女超人長袍拉開序幕,接著換上立體感金色外套,搭配Thom Browne十足遊樂園風格的2012年的秋冬系列、也嘗試了女裝造型,好像是在向世人說:為什麼我們要把這一切看得這麼嚴肅呢?



我熱愛G-Dragon的怪,我喜歡他並不需要融入主流偶像團體的樣子,像是2PM、2AM或是東方神起,即使現在他仍保持他女性化、纖細的身材,用極誇張的風格裝飾自己,多半的時間他都太超過,有太多可能性和主意,太多顏色和形狀,但綜合在在他身上一切都剛剛好。我們活在一個對於「男性」定義很有限的社會中,G-Dragon試圖去突破這些限制、探討什麼是「男性化」。他就像是美國歌手王子(Prince),唯一的差別是G-Dragon不像王子嘗試將自己變成「性感的」。如同G-Dragon所說,時尚可以是有趣的、好玩的、開心的,而不是很辛苦而嚴肅的。衣服可以是表達自我和核心價值的方式,或是你想嘗試的東西,一種新的心情、衝動或是主意。他是後現代主義的最佳代言人,在某種程度上他證明你可以成為任何你想成為的人,對於我—一個從美國佛羅里達州到韓國生活的人來說—這是一種難以相信的存在方式。





我或許以一種歷史人物的方式在討論G-Dragon,但他仍然很活躍而且充滿影響力,但是,當G-Dragon站在紐約巴克萊中心的舞台上,我相信他也知道這是一個時代的終結。演唱會的尾聲時G-Dragon播放了一段五分鐘長的獨白影片,他以在後台準備的樣子出現,穿著一件閃亮的紅色長袍,用遲疑的口氣說他其實不知道自己是誰,但是他仍希望大家以他最原始的模樣認識他,而不是他在台上的模樣,「總是嘗試讓自己看起來很光鮮亮麗,當我是G-Dragon的時候,就像這樣,但是事實上有時我覺得這些裝扮很沈重,即使如此,我覺得我會更加不好意思如果我把這些裝飾拿掉。」這也是一個表演,但是這種裝扮有著某種感人的成分,那種自我捏造的意義,還有美國腔英文,使得這個告白更加真實,試圖告訴大家G-Dragon不只是過去十年的加總。他想告訴大家他想避免以往偶像的命運,從軍後再也無法回到聚光燈下,他們的事業就在兩年的暫停後這麼殞逝了,他想一輩子做藝人。



在22首歌單的最後,他唱了Untitled, 2014,一個簡單、樸實的歌曲,關於想要捕捉一段真愛,因為這樣個感情不會出現第二次,紅色的帽子遮住他的眼睛當他以英文告訴觀眾「你們真的懂我」時,我覺得我真的懂他。


原文:"G-Dragon’s World Tour Marks the End of an Era in K-Pop" by E. Alex Jung





關於,Samantha Shao

慣性以後殖民主義和文化翻譯角度觀察社會,對於分析流行文化有著莫名的熱衷。於台北和紐約兩城市之間遷徙。BTS腦粉,對小鮮肉無法抵擋的輕熟女。

 samanthayshao.info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