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希望有時是殘缺的光 ─《玉子》(Okja)

7/04/2017



» 
Text by  Mr.Th’s
» Arranged by KOSZINE

寫東西不難,難的是情意構築在字裡行間,如何成了磚和磚之間那層黏灰,讓眼裡見的是牆,可安穩的是那份心。拍電影何嘗不是如此?從《駭人怪物》到《玉子》都是這樣,南韓導演奉俊昊喜歡在他的電影裡投射社會議題,藉由他那帶點幽默感的敘事方法,從重汙染、地球暖化、階級革命一直到《玉子》裡,人與動物情感的道德矛盾,都帶點奇幻。

Netflix 原創電影《玉子》(Okja/옥자)
《玉子》要角卡司堅強:蒂妲絲雲頓、安瑞賢、傑克葛倫霍、莉莉柯林斯、保羅迪諾、史蒂文連

那份奇幻薄細如粉,卻也是我們與故事的一層潤滑劑,把世界的殘酷擋在玻璃帷幕之後,不至於那麼心碎萬分。從一開始Tilda Swinton刻意造作的演法、動物解放組織ㄎㄧㄤ掉的救援行動、玉子在首爾地下街奔逃,一直到最後的超級豬嘉年華;一層層的荒腔走板讓人時不時放下戒心,好像終於可以攤開雙腳揉揉肚子,以為自己在看什麼爽片的時候。現實的無情與扭曲,就這樣在我們內心柔軟之處,辣燙得讓人不捨。


導演奉俊昊繼《末日列車》後再度與Tilda Swinton合作,並一人分飾兩角
動物解放陣線 (ALF) 首度登上主流電影

一個女孩跟著超級豬成長起居將近了十年,這份情感就像是青梅竹馬的隔壁鄰居,忽然全家要移民,你暗暗希望他留下,可被留下的是自己。

那份遺憾並不少見,只是現實裡往往也終結在生活日復一日的為難之中。主角美子比較勇敢,她追了出去,也始終堅持著她想把玉子帶回家的信念。這樣的信念怎麼都好,怎麼看都是理所當然的正義姿態。只是到了結尾,當美子發現在屠宰場裡,有著成千上萬跟玉子一樣的超級豬,踏上被迫屠宰的狹窄路途,而她終究只能救牠「一個。」

美子與玉子

劇情一路向前,你以為少女主人翁帶著強烈信念,終於可以完成任務;只是在任務完成之際,才發現原來再怎麼強烈的信念都有限。失望之際,一隻幼年的超級豬被父母推出牢籠,希望美子一起救走牠。那瞬間好像有心裡那麼一塊,被人好好珍惜著。


《玉子》以動保主題包裹的童話寓言打動人心

那份珍惜就是導演在電影裡的情意,他不鼓吹希望,然而他卻總在失望裡為我們留一盞燭光。故事一直都很簡單,難的只是做為旁觀者,我們如何在盡頭處,回頭審判自己?


前路未必有光,可生命必然有其方向。





相關閱讀:
Movies of the Week:末日列車(雪國列車/설국열차)



關於,濕先生 Mr.Th's

三個世代的機掰人類,很喜歡買衣服,看電影,聽音樂,還有譏諷對方的感情生活,
半夜隨口聊聊就寫了下來,你喜歡很好,你不看我們也沒差。
https://goo.gl/FF56RT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