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青年之死:hyukoh [23]

5/09/2017


hyukoh(혁오)可以說是近兩年來,最讓人津津樂道的韓國獨立樂團了吧!從一開始在少數朋友間討論的小眾口味(專文連結),到無限挑戰歌謠祭的爆紅,再從韓國主流樂迷紅回潮青圈 (?),可以說是打破了族群界線,也顛覆了不少人對韓樂的既定想像。

個人風格強烈的主唱吳赫登上潮流媒體 HIGHSNOBIETY 封面人物

尤其是收錄單曲《Wanli 萬里》的MV一出,轉貼盛況空前到讓人倍感驚奇。壯闊大氣的蒙古荒漠,卡車與銀色流蘇飄揚,一片華麗的萬馬奔騰,不論美術、運鏡、編曲都相當出色,成員一襲張揚的「All Red」Look 囊括 Superme、TOOGOOD等品牌,儼然成為潮流的代名詞。加上話題十足的全中文歌詞『前方的月亮好奇妙/海上的船都看不著/昨天的後悔忘記了/今天的事都忘記了』(主唱吳赫從小在北京成長,說著一口流利中文),簡短的畫龍點睛,更添增了文化衝突張力和孤寂感,真有種在看哪個中國獨立憤青 樂團的錯覺。是說對於hyukoh玩這樣的元素總是無法招架,像是我的一大愛曲《Hooka》,就帶給我一種中國式/藏傳佛教的禪意(比較空靈比較沉一點),每聽必中。





回到眾所期盼的首張正規專輯[23],延續標記成員實時年齡的專輯名稱,收錄12首全新創作歌曲,這也是hyukoh加入YG旗下獨立子廠牌,由Tablo所主導的HIGHGRND的首張作品,不僅對於hyukoh,對於品牌也是意義十足。加入廠牌讓hyukoh有了更多精力去專注在音樂上,也有了足夠的經費去更好的表達自己的音樂。像是音樂錄影帶的部分,早期的《위잉위잉》只花了一百萬韓元製作費(約三萬多台幣),這次回歸很明顯看出預算的大大提升(治裝費也...),除了《萬里》之外,雙主打之ㄧ《Leather Jacket》由《Island》《Come and Goes》老班底- 音樂錄影帶導演OUI KIM執導,利用16mm底片拍攝屁孩  叛逆青年的主題,呈現精美的海外獨立電影氛圍。《TOMBOY》則由動畫師 Park Kwang Soo(박광수)操刀,維持了hyukoh的藝術調性。『hyukoh不會是由公司所打造,也不會朝向主流靠攏』,吳赫掛保證道,也通過專輯 [23] 成功宣示這項承諾不假。(雖然上M!Countdown還是好違和啊XD)






會這麼說或許有一大部分是因為,[23] 維持了hyukoh那種空虛與悲觀的風格調性。歌詞更加隱晦也更加細緻、更加耐人尋味,相比起前兩張作品,是命中率極高的一張專輯,尤其戴上耳機細細聆聽更能發覺不少共鳴。早期英搖的元素已慢慢消融,發展出更加多元更無法定義的風格,從[22]看出端倪、到了[23] 更隨心所欲的玩:搖滾、藍調、西部鄉村、funk......,以青春為名所碰撞出的可能性。開頭曲的標題《Burning youth》就道出了整張專輯的主題,探討「青春」是一個老梗的主題(僅次於愛情),但他們所要展示的不是青春的燦爛與活力,而是青春的燃盡與灰滅。“Remember our history's not misery. We're not so wrong.” 吳赫迷人的菸嗓,勾勒出殘酷又詩意的青春樣貌,而整張專輯就是一個回顧青春的私密旅程。


眾所周知 hyukoh 的音樂可以說是「魯蛇」的代名詞(雖然本人根本人生勝利組展開),通過描繪人生失敗組的日常生活,徬徨、迷失以及自嘲,為時下的年輕人,所謂看不到未來的「厭世代」(廢青/寬鬆世代/七拋世代)發聲,打破K-POP的粉紅泡泡, 一刀解剖韓國社會的黑暗現實。這也是為什麼專輯的另一首主打曲《TOMBOY》更能感動我心,『年輕的我們/還看不清年輪/被燦爛的光芒蒙蔽雙眼/ 漸漸熄滅』,懷抱著恣意揮霍青春的惴惴不安,尤其是從『젊은 우리』開始的登高一呼,高揚的旋律、激情之中又帶著鼻酸。殘留的煙燼中,已然成為討厭又無聊的大人的我們,或許還能從中找到稀薄的安慰。



整張聽下來,[23] 前半段比較延續上張作品風格、也較為upbaet些,《Burning youth》《Leather Jacket》以能量滿滿的搖滾旋律,展示青年對所處世界的憤怒。《2002WorldCup》紀錄了吳赫9歲記憶中,韓日世界杯的美好激情,以及與現實差異的失落。“When you die , I'll be next to you” 正是給「年輕的我們」又ㄧ精神喊話。而一個人在澀谷閒晃寫下的《Tokyo Inn》,玩轉了復古Disco/Funky元素,以歡快的旋律, 生動刻畫想要躲在人群後面、總是獨自奮戰的蒼白心聲,有點《위잉위잉》的即視感。從歌名就十足新鮮的《Jesus Lived in a Motel Room》(若耶穌降臨現代,應該會住在老舊的汽車旅館),帶來了戲劇性的曲風轉換,也為專輯上半部作了終結。





青春之死,與邁向成人的重生

由《萬里》開展到《Paul》的專輯後半部,歌曲相較深沈,我也尤其喜歡。其中《Die alone》和《Paul》更是兩大逼哭神曲,有憂鬱傾向的人千萬不要輕易陷入。作為在<無限挑戰> 屋塔房天台中短暫亮相 a.k.a 被亨敦退掉的歌曲,《Die alone》在歌單一出現便吸引樂迷的目光與滿滿好奇,雖然公開之後與所想有些不太ㄧ樣,仍然是我這張專輯的一大愛曲。“We all die alone/We are all alone/ Lord come take my soul / So we can all reborn” 情緒滿滿的副歌一出就宣告完勝(厭世指數爆表)。每個人一出生就是個單獨的個體,不論是新相遇的人、還是等著列隊離開的人,在生命中反覆上演,最終仍直指同一個結局。於是人與人之間的各種空虛,找不到歸宿的疏離感,如影隨形,成為扼殺青春的最後一根稻草。

相比起《Die alone》的激情,《Paul》顯得更為沈著也更為陰鬱,回顧著過去和現在『老了許多』的自己,加上“It's your victory”的反諷,吳赫嘶啞的嗓音和細緻的旋律交融,相當耐聽。而《指定席 (Reserved Seat)》是讓人驚艷的黑馬,如同《Die alone》主題的延伸,以乘坐不知飛向何處的飛機,比喻漫無目的的青春浪子,充滿力道的喪曲,狂暴的吉他和混音簡直太迷人!



進入20代中半的hyukoh,處於已經過了強說愁的青春期,卻還未進入真正成熟的尷尬地帶,面對那些不確定感的焦慮、矛盾的情感,開始思索起消亡與死去(專輯中許多歌都有提到'die'字眼)。整張專輯充滿悲觀到讓人啞然失笑的歌詞,『被鬆脫的鞋帶絆倒、被回頭的鯊魚咬傷、越過了高牆還有峭壁、敲開天堂的門卻通往地獄』...... ,通過這一個個悲傷、沮喪、孤獨的主題,吳赫將自己傾注並保留在其中,不僅是與20代中半的自身的對話,也是給身為青年的我們的一場華麗祝祭。這場青春旅程的最後迎向的是死亡,然而死亡只是一個階段的結束,一個生命章節的落幕,青春的燦爛與消逝,並邁向成人的重生。



特別喜歡這張專輯hyukoh所展現出更甚以往,那種旁若無人的冷冽,有種好像一個人在說自己的事,「你們自己硬要湊過來找共鳴」的感覺,更加自信與決絕的姿態,成就這場孤獨的狂歡。“hope for the best, plan for the worst”或許這個世界如此難以生存、如此令人戰戰兢兢,在尚未成長出人生的年輪之時,以自嘲的態度,率直面對這份苦惱與挫折,並通過更加成長的音樂來汲取,正面迎戰的勇氣。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