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專訪】新世代實力電幻偶像:鼓鼓,MAKE IT REAL 

12/22/2016



緣份真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上個月無意中看見朋友轉貼了鼓鼓的新歌嗯哼 MV,點進去一聽(意外地)覺得相當入耳,視覺造型也頗具質感與水準,於是就轉貼在臉書專頁和大家分享。沒想到不久後收到來自版友的訊息,問有沒有興趣和鼓鼓聊聊,因而促成了這次的合作。

MP成員鼓鼓單飛出輯。

說實話,先前對鼓鼓的了解就只是MP魔幻力量的一員,個頭嬌小染著淺色頭髮的大男孩,經常是被埋在DJ台後面,並沒有太大的印象。特別去了解後發現,獨立樂界出身的鼓鼓,不只是知名鼓手、DJ,還兼具創作與製作人等多種身分,而在新曲MV中,還可以看到在唱跳甚至RAP都有一定的水準,也更加深了我的好奇。



在臉書上發文總是暖男模式全開(甚至稍嫌太過可愛),容易害羞又容易受感動的鼓鼓,本人在一派輕鬆的陽光外表下,是對於夢想滿滿的執著與熱情,不論是面對音樂話題的侃侃而談,還是說著『平凡沒關係,不要對自己說謊就好』的坦率,同時在聊到對韓樂的關注以及社會議題的諸多感悟,都有著一套自己的想法見解,讓人增添不少好感。



今年隨著所屬團體歷經一番風雨,鼓鼓也走過了人生的高潮與低谷,學習把自己放到最低,以新人之姿重新出發。透過專輯【MAKE IT REAL】,用最擅長與熱愛的電幻曲風, 向大眾遞交最真誠的辯白。不僅用音樂對自己做精神喊話,也期望能鼓勵更多同樣歷經挫折的人。




Special Interview  |  鼓鼓,MAKE IT REAL




"在做這張專輯的過程中我好像更了解自己,
把自己的內心挖出來變成詞。"



首張創作專輯【MAKE IT REAL】包辦了詞曲、編曲、合聲製作,不論曲風或是視覺都有所突破。聊聊這次單飛出輯的契機及專輯製作過程吧。

其實我一直以來都有在寫歌,很多歌在之前公司就有聽過也很喜歡,就想說要不要利用休息的空檔來做個單曲。本來是只有一首試試看,沒想到一首首往下做累積越來越多,變成了一張專輯。而且有時候同一首歌我會寫很多版本,像《為愛而愛》和《我不壞你不愛》是同一首曲,當初先做好的是《我不壞你不愛》,也是我原來比較期待中的樣子,但可能跟公司想像的畫面不太一樣,所以我又做了比較溫柔一點的版本。






MP和自己寫歌,在音樂上有什麼不同的考量嗎? 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

有很大的不同。過去我們的Demo都習慣做到八成的樣子,把  HOOK、橋段、層次感等等都清楚的擺進去,非常完整,幾乎可以直接發表了。然後我們會一起開會討論,有些歌是比較 Live、有些比較電子,要怎麼樣去搭配,例如有些基底是電子鼓,加上真實的爵士鼓樂器 這些需要統整大家的意見。現在變成要自己決定所有的東西,會去想說自己這樣的決策到底對不對,因為責任沒有人可以一起分擔。當然我也會去聽別人的意見,然後再消化成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畢竟最後站上去唱歌的人是我。

因為MP是樂團,裡面一定少不了真實音樂的聲音,但自己做的話就幾乎都是電子的東西。第二個差別是,當一個人時焦點都放在主唱上,你要考慮你的聲線怎麼和設計的旋律、編曲去做協調。包括在表演上也是比較沒有空隙,沒有人跟你分著唱。我原本就有自己在練習唱歌,因為要唱Demo,一首好歌Demo唱不好就是爛歌(笑)但在錄製專輯期間,我還是有特別大力的去磨唱歌這件事情。




那其他的部份,比如 Rap呢?

你有覺得我在饒舌嗎?(笑)因為我喜歡這個東西,自己會去聽很多也會去練習去cover,主要是學習那個節奏flow。我在工作的空檔都會想去學一些東西,那時候根本沒有想到會自己發片,只是單純因為我很喜歡這件事。像我去年開始學舞蹈,是因為看到了Chris Brown的Live,覺得可以跳成這樣真的很帥,自己也很想跳成這樣,然後我也會開始放一些小小的創作和跳舞影片上網,成為我的樂趣和成就感來源。




除了音樂之外,在視覺上包括專輯設計和MV造型都讓人驚艷,你自己有參與意見嗎?有什麼樣的概念呢?

這次的造型都是我自己跟造型師一起去日本買的,花三天的時間。因為現在流行的東西大家都很一目了然,所以我想故意搭配一些古怪組合的東西,比如復古的呆呆的,與「潮」反方向的東西,在舞曲中出現這些造型會有種衝突的感覺。然後這次找謝乾乾也是我一直很喜歡的導演,我們會一起討論想要的感覺,光是腳本就換了三四個以上,我覺得很感謝導演,因為他把所有的預算都丟在場景上面,他自己拿攝影機自己剪接。

《嗯哼》 MV劇照

有沒有自己覺得可惜、還要再加強的地方呢?

當然有很多。
比起其他新人可能我有多一些團體的經驗 ── 可是我以前也是站在後面(笑)──上電台節目的對答會比較順,比較不會緊張,但所有談話的內容還是要從自己出發,還是得要消化。也剛好音樂都是自己一步一步做的,如果要問專輯的東西,再怎麼細的東西我都可以回答。反正就是說真話就好了。



平常你給粉絲的感覺是很sweet、無時無刻充滿活力的。在面對壓力之下,如何保持滿滿正能量?

對啊,因為我覺得大家需要的是這個東西。當然我還是會有很down的時候,常常會有,可是就會馬上振作起來。我可能會去看自己表演的影片,然後看看覺得表現『還不錯!』,心情就會好一點。

當然如果覺得今天沒有表現好也會一直檢討,有時候做完訪問覺得講錯話、或表達不清楚,就會很嘔。我在MP之前是玩地下樂團的,以前是鼓手,玩過很多音樂,也打過阿密特,已經走過這麼多路到了現在的狀態,會更知道每一步都要更小心謹慎,很怕再亂出錯,所以我很珍惜每個機會。



聽說你平時有在關注韓樂有沒有特別喜歡的歌手、或是想學習的地方 ? 

一開始聽到的是BIGBANG,後來一些頒獎典禮聽到其他像Epik High等等,有空也會看《Show Me the Money》節目。還有歌手 Dean,覺得他這麼年輕又這麼會唱,很酷。

我會去看一些他們的表演,學習他們在每首歌、每支MV想要大眾記得什麼。我也是看了很多韓團的那種「應援」方式,想說如果我是歌迷在下面可以抓那個Timing、然後喊出來,會覺得參與感很大,太好玩了。因此我的歌裡面也有很多可以對話的設定,可以給歌迷唱,像是『嗯哼』『可以喔』『那是天生』,就看他們想怎麼玩。



你覺得台灣歌手相較之下有什麼優勢嗎?

我覺得台灣的優勢應該是「中文」這件事情。中文的詞實在太酷了,它可以給你100個字、100個人、去玩出100個樣子、100個態度。像蛋堡大家覺得很酷,的確是他的音樂style,但更重要的是他的詞,詞去勾畫出了這個人的輪廓。雖然我不懂韓文,但我看翻譯是蠻直白的,對我來說韓國的音樂走向其實挺歐美的,其實外國人也不太看詞,只聽音樂的,但對華人來說詞其實很重要,詞才是你的人。所以寫詞對我而言是一大挑戰,比作曲還難得多。



這張專輯的詞曲創作上,你個人有哪一首特別喜歡想推薦給大家嗎  ?

我最喜歡的是與新銳電音製作人Dizparity 合作的《I'm Super Ready》,講述了夢想的主題。雖然曲風很輕快,但我的詞是憂鬱的、內心的,你會覺得很衝突。因為在追夢的過程中是孤單的,但表現出來又是很陽光很亮的,因為夢想是美的,但過程是苦的,它是同時進行的兩面,同時在累積與成長的。這首歌寫出了我在做這張專輯面對的困難與挫折,比如「厚著臉皮勢不可擋、越是可笑開心也爽」,在追夢的過程中,你真的需要厚著臉皮去祈求很多事,真的要把自己放到最低、去祈求很多人的幫助,但你要想著做這些努力『沒關係!只要開心就好』。這首歌也是對我自己的精神喊話,我希望它同時也可以鼓勵到跟我一樣受挫的人。

如果是曲的話,我自己最喜歡的是全英文的《Make it Real》。

我也喜歡《Make it Real》。(笑)








音樂人、歌手、偶像 ... 
 都是不同面向的我。"



身為一個創作音樂人,會對「偶像」的標籤感到顧慮嗎?就你而言,兩種身分之間有什麼樣的矛盾,又怎麼去平衡它呢?

不會啊。像我以前玩獨立音樂,可能滿足了一批人,我很開心;當我開始做流行歌時,可能又滿足了另一群人,我也很開心。當這群人越來越龐大時,我的發文真的會對他們生活造成一些影響,我會覺得我是偶像歌手或什麼真的一點都不重要,因為這才是我做音樂的初衷:影響人。我在做音樂的時候我就是音樂人,我在唱歌的時候我就是歌手,可能我打扮漂漂亮亮的就是偶像,其實都是我,不同面向的我。

如果要講包裝,每個人都在包裝。音樂人要包裝、文青也要包裝,在大家都慢慢知道,音樂之餘還要加很多東西。我覺得現在很多獨立音樂都越做越好,企劃也都相當完整,表示整個音樂環境已經在多元的發展不管怎樣最大的受益人都還是聽眾。我們只是一個生產者而已,而一個人又能做多少呢? 我也喜歡很多種風格的音樂,但也不可能每個都做。




那你未來有想要嘗試什麼樣的風格嗎?

應該還是自己喜歡的東西。我昨天上電台聊到詞、聊到嘻哈就還在想,像Miss Ko可以寫出「我是你偶像的偶像」這種詞,但我就是寫不出來,因為我不是這種態度。每個人的個性真的不一樣,我是這樣的人就寫這樣的詞,走我自己的路,但我可以喜歡她這樣。





在月初的凱道婚姻平權音樂會出席獻唱,平時有在關注類似的社會議題嗎 ?

所有的社會議題我都會關注,我會看新聞然後意見很多。(笑)
那時公司問我願不願意去,我說『好啊!當然好啊!』很多人想去都不能去耶。結果我看現場超多藝人以個人身分,跟大家一樣坐在下面,我只是幸運能站在台上,用麥克風說些什麼。我也看到下面前排有很多歌迷,他們本來就自發性的支持這個議題,發現我也支持相當開心。不過他們也說我那天的氣場太過嚴肅,和平常很不一樣,有點嚇到。


cr: PartyStarShow @youtube

工作人員說你還偷哭了。

那天氣場實在太強了,那種聚焦在愛這件事上面的氛圍,那種對人權的基本渴望,就算上面不講話,大家坐在那邊也可以感受到,不是在抗爭甚麼,而是對基本權利的渴求。有很多人對社會議題有很多的想法,但沒有管道發聲,所以像這樣很多小小力量凝聚起來,力道是很大的,你可以看到那個氣氛是沒有「恨」,沒有「恨他們不給我」,而是充滿歡樂和愛的,不分你我。

我也有很多同志的同事,那天一下車我看到他們,每個人眼神都不一樣,我被衝擊到了,平常我們也是會說說笑笑,但他們那天就是特別的開心,還有平常愛鬧的同事,當天忽然超認真超凝重看著我說:『不要緊張,就當作是為我們講話就好了。』我整個人都起雞皮疙瘩了。我當天打好的講稿到後來都沒照著講,因為我思緒被台下的氛圍打亂了。前面有來自各行各業的代表上台,每個人都比我還有份量,卻只有幾十秒鐘,我憑什麼上去講這麼久的話。我不想上台、不想唱歌,想坐在下面就好了。我覺得我沒有資格上去講話。所以我第一句話就是『我是誰真的不重要』在那裏真的沒有人在乎你是誰,因為我們共同的目標只有一個,每個人都沒有自己。





歷經了風風雨雨的2016年即將劃下句點。對於2017年的目標規劃,在工作上以及個人有什麼樣的期許嗎?

希望自己在音樂上的成長能夠更好一些,然後舞可以跳得更好。尤其是我在做完自己的專輯後,大概抓到自己還有哪些需要再加強的部分,也因為跟不同的製作人合作,知道了我想要做哪樣子的東西。我是做搖滾樂出生,底子有著搖滾的血液,但同時很喜歡R&B Hiphop的東西,因為我以前是鼓手,喜歡節奏感很鮮明的東西,所以你會看到專輯有很多Groovy。想要做多一點R&B、也希望有更多空間跟不同的音樂人Featuring,這些都還要再去學習。


鼓鼓為KOSZINE簽名專輯。


Album |  專 輯 試 聽 







Interview |  KOSZINE
Photo |  LINYEN CHOU
Information | B'in Music
Special  Thanks | StayReal Café by GaBee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