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她飛翔 —《丹麥女孩 The Danish Girl》

2/15/2016




繼《愛的萬物論》霍金一角封帝之後,我們小雀斑艾迪(Eddie Redmayne)再度推出衝奧野心之作,這次挑戰的是史上首位變性人:丹麥畫家 Einar Wegener (Lili Elbe), 讓電影未上映就先蔚為轟動。除了跨性別演技再度獲得金球與奧斯卡等多項入圍肯定,艾迪絕美的女裝扮相,也成為影迷津津樂道的話題。

丹麥女孩 The Danish Girl

導演:《王者之聲》《悲慘世界》湯姆霍伯 Tom Hooper
卡司:《愛的萬物論》Eddie Redmayne、《紳士密令》Alicia Vikander、《舞力麥克》Amber Heard、《烈愛重生》Matthias Schoenaerts、《007》Ben Whishaw
上映日期:2016-02-12 (台灣)
IMDb :www.imdb.com/title/tt0810819


【丹麥女孩】艾迪瑞德曼 幕後拍攝花絮
【丹麥女孩】艾莉西亞薇坎德 幕後拍攝花絮
【丹麥女孩】導演幕後花絮


《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電影主要根據 David Ebershoff 於2000年出版的同名小說改編,講述1920 年代丹麥風景畫家埃恩納(Einar Wegener / Lili Elbe)與肖像畫家妻子葛蕾塔(Gerda Gottlieb)之間的傳奇愛情故事。由《王者之聲:宣戰時刻》名導 Tom Hooper 繼《悲慘世界》後再度與艾迪合作,並找來在《紳士密令》表現亮眼的大勢瑞典女星Alicia Vikander 搭檔,加上強哥老婆Amber Heard 、比利時型男 Matthias Schoenaerts,以及我們的小本Ben Whishaw,構成讓人耳目一新的卡司陣容。



雖然 David Ebershoff 的創作參考包括莉莉自傳《Man into Woman》等眾多史料,但故事本身仍添增不少潤飾與杜撰成分(有興趣可以參考 外網 整理)。因師生戀結為夫妻的埃恩納和葛蕾塔,有著羨煞旁人的甜蜜婚姻生活。有天葛蕾塔畫作中的女演員Anna 缺席,為了在期限內完成肖像畫,於是請求丈夫穿上女裝充當她的模特兒,並戲稱其為「莉莉(Lili)」。這次經驗觸發了埃恩納內在的女性認同甦醒,開始頻繁地扮作女人生活,葛蕾塔也從奔放的莉莉身上找到了作畫的靈感,事業蒸蒸日上。然而這個兩人間的「遊戲」開始一發不可收拾,埃恩納逐漸渴望成為一名「真正的」女人,於是葛蕾塔鼓勵丈夫去變性。1930年,埃恩納前往德國做全球第一個變性手術,重生而成為莉莉·艾爾伯( Lili Elbe,取自易北河),並回到哥本哈根展開新生活。兩人的婚姻也產生變化,在和平離婚後(當時丹麥法規下兩個女人不得結婚),葛蕾塔和莉莉都有了各自的新對象。然而悲劇還是發生了:為了成為完整的女人,莉莉在進行最後一次手術(子宮移植)後,因為排斥反應而去世。悲痛欲絕的葛蕾塔和丈夫離婚,回到了和莉莉共同生活的哥本哈根,直到生前都在貧困與抑鬱中掙扎,於1940年離世。


Einar Wegener / Lili Elbe
《丹麥女孩》 原著小說 by David Ebershoff
Eddie Redmayne as Lili Elbe

回歸電影本身。

首先《丹麥女孩》在製作上是十足精緻的,不論是畫面構圖、燈光、色調,都展現了北歐的內斂質樸,讓全片呈現油畫般的質感,加上精心考察的歐洲古城場景,如同一部精美的英倫貴族古裝劇,美術設計功不可沒。而在復古華美的外觀下,包裹著一個前衛的主題:女畫家和她的變性人丈夫,構成了衝突的戲劇張力。電影一開始的節奏是讓人振奮的,由簡單幾幕交代出葛雷塔和埃恩納婚姻關係的與眾不同,對比埃恩納的害羞內斂,葛雷塔顯得強勢自信且帶有成熟女權思想(“男人不習慣被女人注視”、倒追、主動親吻男人)。接著便是埃恩納接觸女裝之後的覺醒(網友曰:儼然Peter Parker被蜘蛛咬了一口),以及開始一連串的 女體老公養成記   扮裝秘密遊戲,一切是那麼的生動新鮮、奔放大膽,尤其考慮到近一世紀前的時代,說是驚世駭俗也不為過。


作為艾迪的鐵粉,在這部片可以得到相當程度的滿足,不論是紳士正裝、女裝還是正面全裸出演 (!),都堪稱眼睛糖果。艾迪天生一張集導演寵愛的鏡頭臉,先後的《愛的萬物論》《丹麥女孩》都把他拍得美好如畫,特別是 Tom Hooper 愛用的標誌大特寫與變焦,捕捉莉莉蒼白的肌膚、顊長的項頸、飛舞挑動的指尖,羞澀笑容一如初經來潮的少女,美得讓人心碎。艾迪化身靈魂裝錯軀殼的莉莉,從變裝到變性的懞懂、迷茫、決然一連串過程的細膩變化,然而個人認為肢體的表現還是勝於表情(手指超有戲!),有幾幕臉部肌肉的抽動、還有不時眨眼,給人有些太用力的感覺(霍金上身)。另一個出戲點是小本所飾演的畫家追求者亨里克(Gay, again), 雖然兩大英倫好菜同台還接吻讓人心花怒放,但兩人實在太沒有火花了啊哈哈哈 搜哩 XDD  說來亨里克的純情可以說是直逼葛蕾塔,莉莉是男是女都愛到卡慘死,只可惜最後還是被發了卡:『他是同性戀,我們不可能......只是可以說話的對象......』(a.k.a 閨蜜)



在莉莉慢慢殺死埃恩納的過程中,有幾個精彩喬段:包括上妓館描模女人的媚態、被診斷為精神分裂跳窗逃脫、遭認為是同性戀毆打,為電影添增幾許迭起,然而因為劇本壓縮了不少時間,使得人物的內心轉折略顯生硬,敘事的方式也略顯平庸,雖說並非不好看,但或許期待太大,這樣的題材原本可以更震撼人心的,卻有種浮於表面沒有切中要害的感覺,成了保守俗套的人物傳記故事。像是在妓館的場景,刪掉了埃恩納/莉莉轉而觀看男性軀體,並差點與一名中年男子發生關係,展現其男同志/異女身分覺醒的喬段。而葛蕾塔在歷史上的女同性戀/雙性戀傾向,也在電影中被弱化到最低,只在一句 "It was like kissing myself." 中可見端倪。在小說中葛蕾塔似乎更愛的是莉莉,多次要求埃恩納可否讓莉莉出來,電影中卻做了改動,讓葛蕾塔在莉莉親吻別的男人時震怒、差點屈服於漢斯的溫柔、甚至哭著祈求丈夫回來,塑造出一個忠貞堅定的好妻子角色,簡化成一個關於愛與寬容與奉獻的主流愛情故事,實為可惜之處。『為愛我們願意犧牲多少?』同樣的課題,讓人聯想起多藍的《雙面勞倫斯》,但《雙面》顯然有更多思考在裡面,也更加觸動人心。

I think Lily's thoughts, I dream her dreams.
我滿腦子都是Lily的想法。我夢見她的夢。
She was always there.
她一直都在。




在華美的服化與視覺包裝下,莉莉更像是一個象徵符碼,一個脆弱的物質女孩。或許因為原著小說中是以葛蕾塔為敘事角度,莉莉始終保持著一種神秘感,因此大多觀眾還是傾向對葛蕾塔感同身受,艾迪能夠真正發揮演技的部分顯得少,反而是艾莉西亞薇坎德脫穎而出成為全片亮點(李奧納多表示:影帝就交給我惹),戲份之重堪稱同等重要的女主角,不知道為何奧斯卡會歸在女配角獎項。若說莉莉是這部電影的主題,那麼葛蕾塔就是使之鮮活的心臟,是她發現了莉莉的美,並將其昇華為藝術 ; 是她成就了莉莉,用最無私的愛成全他的離去。在片中最讓人震動的一句台詞莫過於面對醫生的那句『I believe it too』,所有的理解盡在不言中。

The fact is I believe that I'm a woman.
事實上,我相信身為女人的我才是真正的我。
And I believe it, too.
我也這麼相信。




I love you, because you are the only person who made sense of me.
我愛你,因為你是世上唯一瞭解我的人。
And made me, possible.
並且成全了我。


「丹麥女孩」可以是莉莉、也可以是葛蕾塔,這兩位勇敢追求自我的女性,解放並成就彼此,學習如何愛人也愛自己,構築出兩人得以容身的私密小港灣,不只是哥本哈根的寡婦之家,更是至誠心靈的所在。沒有葛蕾塔,莉莉將不復存在; 沒有莉莉, 葛蕾塔也無法擁有藝術繆思, 在畫壇取得一番成就。不只如此,莉莉、埃恩納、葛蕾塔 、漢斯之間的四角關係糾葛,也值得細細探究,顛覆男女傳統性別角色與生理界線,超越了外在的轉變,直指靈魂本身。 喜歡電影中沒有點出葛蕾塔和漢斯是否在一起的改動,“I've only liked a handful of people in my life, and you've been two of them.”  這樣的友誼讓人動容。



What you draw, I become. 
妳的畫筆成就了我。
You made me beautiful. Now you make me strong.
妳讓我美麗,妳讓我堅強。



有人想當留名千古的藝術家,也有人只想做一名平凡的女人,而想要做一個「完整的」女人、為心愛的男人生小孩,是莉莉畢生的心願,『我不想再當藝術家了,我只想當女人』。於是他堅決要去做最後一道手術:移植子宮。在小說中提到莉莉體內有部份女性器官,這說明了為何他會不時出血、腹痛,但縱然是雌雄同體,能成功移植子宮並受孕幾乎是天方夜譚。於是不意外的,莉莉接受手術後只活了14個月,就因器官排斥而去世。電影似乎過度美化了這個悲劇(包括葛蕾塔之後的酗酒潦倒),但能讓莉莉在葛蕾塔懷中死去,還是讓人忍不住感動鼻酸。“Last night I had a most beautiful dream. I was a baby in my mother's arms. She looked down at me and she called me , Lili.” (崩潰哭)




電影最後的畫面呼應開頭,是一幕幕丹麥鄉村的湖光山色。葛蕾塔隨著漢斯,來到埃恩納兒時記憶的家鄉,目睹那曾在畫布上看過的熟悉景致。在遼闊的山巔,一陣風將莉莉送給葛蕾塔的絲巾吹走,彷彿掙脫了沈重皮囊、找回完整自己的莉莉,自由恣意地飛舞翱翔,終至無所痛楚的彼岸。


“No, leave it. Let it fly.”  葛蕾塔笑著流淚。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