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ever David Bowie

1/19/2016




『大衛·鮑伊回到了他的火星。』

2016年1月11日,當大家話題都還圍繞在熱鬧的金球獎之時,臉書上卻傳來一則重磅消息: 大衛鮑伊(David Bowie)歷經18個月的祕密抗癌治療,最終不敵病魔,於1月10日在家人陪同下離世,享壽69歲。無法相信、也不願相信,這個總是在世人前端引領潮流的靈感謬思,深深影響近代音樂、時尚、藝術、流行文化的一代傳奇,就此殞落。

從此我們再也沒有 David Bowie 了。


英國各大報紙頭版掉念
死訊傳來時正逢Burberry大秀,模特們向 David Bowie 致敬 (順便救了這季的平淡無奇)
歌迷於倫敦布里克斯頓壁畫前向David Bowie 致敬

或許不少人和我一樣,在David Bowie 全盛時期年紀尚幼(亦或還未出生),而是在長大後重新回過頭去拾撿其足跡。會認識 Bowie 是因為以其為靈感原型的華麗搖滾電影 《絲絨金礦》(Velvet Goldmine ) ,這部一直以來在我心中排行 TOP 5 的神作,讓我認識了小喬JRM,認識了Glam,認識了Bowie,也認識了來自外星的搖滾巨星 Ziggy Stardust 。這個一頭妖艷紅髮 、亮彩眼妝、身著緊身褲的雌雄同體外星生物,帶領著他的火星蜘蛛(the Spiders From Mars),以華麗頹廢的未來主義風格和大膽前衛的表演方式,加之驚世駭俗的作風 (公開宣稱自己是同性戀),成為年輕人爭相追足仿效的 ICON,開創了70年代短暫而絢爛的華麗搖滾熱潮。

David Bowie 開創了中性風潮,也啓發了那一代無數迷失自我的青少年們

Ziggy公演服裝由日本設計師山本寬齋( Kansai Yamamoto) 操刀,也影響了後代的時尚靈感
征服了整個時代的  Ziggy Stardust 
Ziggy 的變形角色 Aladdin Sane ,是最被廣為模仿的形象
David Bowie 以前衛多變的形象為人津津樂道

然後開始聽 Bowie 的歌,看 Bowie 的電影。或許不少人對他的印象是《魔王迷宮 (Labyrinth)》的大魔王Goblin King,但真正讓我著迷的,還是銀幕處女座《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1976) 以及英日合作的經典《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1983)。《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以科幻前衛實驗包裹一樁悲傷的愛情故事,Bowie 在裡面可以說幾乎是本色出演,這個纖瘦病態、怪異迷人的外星男子,有著蒼白到近乎透明的膚色,和一藍一褐的妖異瞳孔 (Bowie 小時候左眼受過傷),被愛與物質的欲望綁住,隻身寂寞地困在地球上,卻又不時仰望懷念故鄉,可以說是Bowie的科幻體自傳,更延伸出後來的  The Thin White Duke形象。


《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
The Thin White Duke



日本名導大島渚的《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台譯:俘虜),根據英國作家Laurens Van Der Post 的小說《種子與播種者》(The Seed And the Sower)改編而成,講述1942年印尼爪哇島日軍戰俘集中營的故事,以及日軍隊長原上士和英軍戰俘勞倫斯的同性情誼。David Bowie和坂本龍一 ,英日兩大妖嬈美男  音樂鬼才的合作蔚為話題,兩人的禁忌一吻更成為影史經典畫面。阪本龍一更寫下了這首歷久不衰的著名配樂《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以清冷空茫的鋼琴旋律,標誌這段可歌可泣的禁忌之戀,不管過了幾年重聽都還是忍不住熱淚盈眶。(是說年末去東京晴空塔,背景音樂就不斷重複放這首,果然是國民曲啊!)

《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





David Bowie 可以說是一個永遠的「表演者」,他熱愛閱讀,精通作曲、繪畫、默劇、寫作多種藝術形式,同時跨足音樂、 電影、舞台劇多方領域,不斷改造自己的風格,創造出截然不同的全新形象,以符合時代的需求,你永遠猜不透這是他的哪一張「面具」。在親手賜死傳奇巨星  Ziggy 後,我們迎來神祕優雅的瘦白公爵(The Thin White Duke)、西裝筆挺的花花公子,然後眼看 Major Tom 被世人遺忘。到了 80-90 年代 Bowie 繼續探索新的音樂,從民謠、搖滾、靈魂、藍調、爵士、POP、Disco、Funk 到電子,先後推出不少具有突破性的專輯(但也有的平淡無奇),並於1996年進入美國搖滾名人堂(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與披頭四、皇后樂隊並列為英國20世紀最重要的搖滾明星。


David Bowie 與前妻 Angie Barnett 性別置換的形象,在當時被視為異類
David Bowie 與長子 Duncan Jones (《2009月球漫遊》《啟動原始碼》《魔獸:崛起》導演)
David Bowie 與好基友 Mick Ronson、 Iggy Pop
David Bowie 與約翰藍儂&小野洋子、伊莉莎白泰勒
David Bowie 與垮世代教父 William Burroughs (兩大偶像 ♥)
> Beat Godfather Meets Glitter Mainman    > When Bowie met Burroughs

 Bowie  wearing suits
Street Snap
David Bowie ,美了一輩子的男人。



下面來回顧 David Bowie在黃金時期(1969到1983年間)的經典音樂作品,也推薦給對他還有些陌生的朋友們:


➢ Space Oddity(‘Space Oddity’ , 1969)

“Ground Control to Major Tom”,一切的起始,也是大眾公認 Bowie  最好的單曲之一。由電影《2001太空漫遊》獲取靈感,整首歌充斥著廣大太空的濃濃孤寂感,革命性的旋律和歌詞,彷彿將兩小時的科幻電影濃縮在五分鐘。而搶搭阿波羅登月計畫升空熱潮,讓這首歌攀登英國音樂榜第五名,成為 Bowie 的第一支 HIT 曲  。2013年這首歌作為《白日夢冒險王》配樂再度廣為人知,「湯姆少校(Major Tom)」也被借用為貫穿整部電影的重要元素。還有加拿大太空人Chris Hadfield 在太空中翻唱這首歌,也為為話題。(影片



➢ 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 (‘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 , 1970)



1971年發行的《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是Bowie  最讓人毛骨悚然的歌曲之一,同時展現了其說故事的功力。這首歌曾被大眾忽略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90年代因為 Nirvana 的翻唱(MTV Unplugged 演唱會),而重新受到主流市場矚目。


➢ Changes(‘Hunky Dory’, 1971)



1971年發行的《Hunky Dory》是我個人偏愛的一張專輯,《Changes》更是收錄在其中的一首標誌歌曲,與Bowie 的「變色龍」人生不謀而合,美麗的鋼琴演奏加上Bowie  獨特的嗓音,構成一曲不朽的藝術宣言,“ Time may change me, but I can’t trace time ”。2006年Bowie 與Alicia Keys 在 Hammerstein Ballroom的一場慈善秀合唱這首歌 (影片),這是他最後一次公開演唱這首歌。


➢ Life On Mars(‘Hunky Dory’, 1971)

相信大家都不陌生的一首。《Life On Mars》以朗朗上口的鋼琴為主旋律,延續Bowie一貫外星般迷離難解的歌詞,通過一名寂寞的灰褐髮女孩,描繪這社會的不公和混亂,如同一部超現實的迷你歌劇,被 BBC 形容為『百老滙與薩爾瓦多·達利的交會』,且在造型上已見Ziggy的雛形。這首歌同時在《美國恐怖故事:畸形秀》中由 Jessica Lang 進行了翻唱(影片),呈現出不同的味道。


➢ Starman  (‘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 1972)



在 《絕地救援(The Martian)》中讓麥特戴蒙聽到崩潰的七零年代金曲,就有這一首《Starman》,收錄在1972年David Bowie 幻化成 Ziggy 的實驗概念傑作《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可謂經典中的經典。講述地球在五年內即將迎來末日,外星救世主 Ziggy通過信使「Starman」,為人類帶來希望的信息,整首歌的氛圍比較偏向《Hunky Dory》,在絕境中散發積極的作用。


➢ Ziggy Stardust (‘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 1972)



同樣收錄在《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專輯中,也是對於Ziggy Stardust這個招牌人物的正式描寫(他是左撇子、有著貓一般的眼神、蒼白的肌膚和神賜的屁股)。Ziggy 最終迷失在傲慢與自我之中,終將使他和樂隊分崩離析 —“When the kids had killed the man I had to break up the band.”。

另外這張專輯中浪漫反叛的 《Moonage Daydream》 、以《發條橘子》為靈感的《Suffragette City》,以及描寫 Ziggy 的殞落《Rock’n’Roll Suicide》,都同樣膾炙人口。


➢ Rebel Rebel(‘Diamond Dogs’, 1974)



David Bowie  華麗搖滾時期尾聲的佳作《Rebel Rebel》,描述的是華麗搖滾的粉絲們,充斥著反叛、諷刺、性別錯亂的歌詞,由 Bowie  親自彈奏著名的前奏吉他旋律,風格頗有滾石樂隊過度到龐克搖滾的味道,作為一個時代的總結再適合不過了。瑪丹娜近日在巡演中也翻唱了這首歌悼念 David Bowie   ,並說『他改變了我的人生 .... 他為跨性別的人開了一扇門,不論你穿的像男生或女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內在』。(影片



➢ Young Americans( ‘Young Americans’, 1975)



David Bowie 形象風格180度大轉變,梳著時髦的金髮、西裝革履,唱著關注美國時事議題的靈魂歌曲,變化之劇烈讓老樂迷們難以承受,在《絲絨金礦》終更形容這是一種「背叛」。然而不可否認,這張專輯是一次成功的轉變,不僅創新挑戰了Soul音樂,也順利打進了美國市場,與John Lennon合作的《Fame》更成為Bowie 在美國的首支冠軍單曲,讓更多新樂迷認識了David Bowie 。


➢ Heroes(‘Heroes’ , 1977)



《Heroes》可以是 Bowie 最廣受好評、多被翻唱的歌曲,是他旅居柏林時(《Low》《Heroes》《Lodger》三張佳作被合稱為「柏林三部曲」),看到製作人和女友在柏林圍牆接吻而寫下的歌曲,描述無畏世人眼光、因愛的力量而顯得無所不能,同時也帶有「剎那即有恆」的心碎。這首歌因為電影《壁花男孩》而再度為年輕世代所熟知,作為片中男女主角的「隧道之歌」貫穿整部電影,帶著鼓舞人心的力量,讓無數青少年少女在共鳴中找到了自己。


➢ Ashes To Ashes (1980)



在《Space Oddity》發行後11年,Major Tom 回歸了 !但這次他穿上了花俏的小丑妝,化身成一個毒蟲,走向逐漸被世人遺忘的命運。奇異冷酷的配樂、不協調的和聲,加上獨特的假音唱腔,讓人驚喜的找回過去一點Bowie 的影子,也再度見識了他對科幻體裁的迷戀(接下來就是1995年的《Hallo Spaceboy》了)。而趕搭了80年代MTV的興起,也為 Bowie  戲劇性十足的獨特表演影像帶來更廣大的觀眾群。


➢ Let's Dance (‘Let’s Dance’ , 1983)



1983年 David Bowie 在商業上的成就達到新頂峰,與皇后合唱團(Queen)合唱的《Let's Dance》便是其中一首紅透半天的金曲(雖然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融合 Disco /Soul/Funk/Dance  等流行元素,可以說是 David Bowie 在美國主流音樂市場又一次成功的嘗試。


➢ All the Young Dudes (1972)



最後要順便提一下這首《All the Young Dudes》,是1972年David Bowie 幫當時正瀕臨解散的 Mott the Hoople 寫的歌,歌曲大紅讓 Mott the Hoople 起死回生,穩坐排行榜冠軍寶座。這首歌不僅成為華麗搖滾的代表,也成為了同志解放運動的「國歌」。




2013年 David Bowie  發行暌違十年的專輯 《The Next Day》,消息一出實在讓人驚訝又感動。 當初那個不可一世的搖滾巨星,已成了一位年邁滄桑的老先生,苦澀地唱著『Where Are We Now?』,展露真實自我的內斂。第二主打《The Stars》更找來了Bowie 的「分身」Tilda Swinton 飾演一對中產老夫老妻,加上超模 Andrej Pejic  、Iselin Steiro (出演年輕版的 Bowie)加持 ,讓人重溫當年華麗搖滾的妖嬈,著實感動。







Bowie's final farewell : 'Blackstar'




2016年1月8日David Bowie 在生日之際,發表了暌違三年的最新專輯《Blackstar》,飽受各界好評。然而在兩天後卻傳出了死訊,使得這張專輯成為了David Bowie 的告別之作,也讓大眾開始推敲專輯中各種充滿死亡的隱喻,重新審視這張專輯背後所想傳達的訊息。尤其長達10分鐘的同名單曲《Blackstar》,融合Avant-Garde 爵士、聖詠合唱團、靈歌伴唱、電子樂節奏,加上濃眾的象徵符碼與戲劇感,以及長久以來與 Bowie 密不可分的科幻主題 (太空人、星星),透露著令人坐立難安的黑色調性與疏離,堪稱 反流行經典。



尤其是1月7日公開的最後一首單曲 《Lazarus》(拉撒路,聖經中的耶穌門徒,病死四天後因神蹟而復活),沿用去年Bowie參與創作、根據《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改編的外百老滙  舞台劇,講述在地球上生活了大半輩子,年邁又寂寞的 Thomas Newton,渴望回到自己的星球。MV中可以看見 Bowie 在病床上苦苦掙扎,凄美地回顧一生並道出臨終的自白:“Look up here, I’m in heaven.”讓人一秒淚崩。大家才驚覺到,原來這是他所精心炮製、特意獻給大眾的道別禮物。

David Bowie 再度傳奇般地,將死亡化為一張藝術傑作。



Look up here, I’m in heaven
I’ve got scars that can’t be seen
I’ve got drama, can’t be stolen
Everybody knows me now

Look up here, man, I’m in danger
I’ve got nothing left to lose
I’m so high it makes my brain whirl
Dropped my cell phone down below

Ain’t that just like me

By the time I got to New York
I was living like a king
Then I used up all my money
I was looking for your ass

This way or no way
You know, I’ll be free
Just like that bluebird
Now ain’t that just like me

Oh I’ll be free
Just like that bluebird




而《Blackstar》這張專輯,也一舉奪下美國告示牌(Billboard)專輯排行榜冠軍,這是他首度拿下美國冠軍專輯,也算是彌補生前遺憾了吧。(順帶一提,這張我最愛的是 《Dollar Days》,但越聽越難過啊 QQ)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