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國際酷兒影展:《麥可- 我的直男前男友 I Am Michael 》

10/27/2015


《麥可- 我的直男前男友 I Am Michael》改編自真實故事,講述美國同性戀權益活躍份子Michael Glatze,公開宣稱從同志身分「入櫃」轉為異性戀的故事。由好萊塢「最gay直男」James Franco 聯手同志男星「史巴克」Zachary Quinto,自開拍之初便引起熱烈討論。

» 
Text by  Farmer
» Arranged by KOSZINE



『為了讓同志議題更受重視,麥可決定在美國境內旅行,記錄青少年同志的生活。萬萬想不到,這趟旅途上的各種衝擊與疑惑,讓宗教重新定義了麥可的性取向。』

麥可為同性戀者、同性戀平權社會運動者,並且還有多重性伴侶的身份。但在本片的最終,麥可本人為了自己死後能夠與家人的靈魂在天堂團聚,他放棄了上述所有的身份,當起了牧師。

由於本片翻拍自真人真事,不難想像在酷兒影展上映後,台灣最讓人不可置信某宗教團體,尤其會拿來做為反對婚姻平權、多元成家,或是最鍾愛的「同性戀恢復說」的美好例子,他們將再次高舉著同性戀是可以被治療的、一夫一妻才是神所承認的標語四處行騙大眾。

但為什麼說這是一種「行騙」的行為?



由《麥》片看宗教父權思想

首先,從基督教本身所定義的教義當中,唯一的真主耶和華被稱作「聖父」,耶穌被稱作「聖子」,另一個「聖靈」則是許多奇幻小說經常拿來當作素材的天使形象。

麥可在片中也提及了他三個伴侶當中,每個人所代表的角色;其中與麥可一開始就交往的男友為聖父,旅途前認識的小鮮肉為聖子,另在麥可與前兩者分手,前往佛教的靜思堂打坐時的伴侶為聖靈。如果從基督教的角度來說,這三者是一體的,並且三者是平等的存在並沒有高低位階的差別,因此,反過來說在麥可的感情當中,三者是具備相同份量的。



但聖父一詞回歸到令人質疑的一點在於,當唯一真神不具備所謂特定性別來作為其象徵時,又或著說其實耶和華就被定義作為有性別的神時,祂是「男的」;從基督會的整體組織當中由上而下審視,其實並不難發現,具備解讀聖經內文的權威人士都是「生理男性」,例如神父、牧師這些端坐聖職的宗教從業人員,如果廣義的來看就連當中的執事們也幾乎全為男性。

那麼,女性呢?女性在整個基督教的身份是什麼?也許會有人提出所謂的「修女」,但實質上修女並不包含在神職人員當中,只是離家進入修會的女教徒罷了,總體來說,女性在基督教中是不被賦予直接的權利,如果有聽過牧師娘一詞應該能理解其中的差異,女性在者個基督教的世界觀當中所具有的權利,是因為她嫁給了一個「牧師」。

女性在整個基督教當中是被賦予了順服、貞潔的角色。就廣義來說,女性在社會發展當中是經常被忽略甚至是犧牲的角色,屬於社會上的弱勢;對此而言,同性戀者也是相同的,以其中的男同性戀者來說,當一個生理男性將自己的地位降至與女性相同時(這邊指的是與男性從事性交而言),這個男性已經將自己交付於另外一個男性的權威之下,表明了自己樂於被統治、被馴服。

因此,作為一個父權絕對霸權的宗教,基督教是無法接受的。

宗教是一種男性威權的延伸,另一方面,也是在資本主義長期捲動近代社會時,獲得多數利益者的解釋權;因此,女性與同性戀者這兩者極端挑戰男性沙文主義的群體,理所當然的被壓制並且被歧視,並且被賦予在男性制霸的社會當中「他們」所期望的形態,或是說他們覺得應該要有的生活方式。

所以當麥可在進入主日學校就讀,尋求對神的「愛」的解釋與瞭解同時,他作為一個長期活躍的社運動者來說,單方面聽從主日學校當中的牧師(或神父?)是不符合他原則的事情;假使,他是一個所謂傳統的基督徒,他應該是一頭被馴服的羊,而授課的則是牧者,麥可不應該去反駁。

他卻聯合了其他學生對講授的牧師提出了質疑。



也許很多人看到這裡會開心地想,麥可是否將發覺這個宗教不可解釋的荒謬性?但事實是,他沒有,他依舊堅持相信基督、相信同性戀是不可被神饒恕的。但好的一方面則是,作為一個傳統的異議份子,或者說社會運動份子,他有了一間自己的教堂,僅闡述「他所認為的神的旨意」。

單就上述的觀點,許多人提出他們真正在意的、基督教所給予的是在心靈上的平和與安寧,而麥可所尋求的也是這種心境上的歸屬,也因此,基督教在父權行使上的絕對權力對他們來說是可以被忽視不記的,並用各種藉口來合理會自己的行為與宗教信仰;諸如,一男一女才能具有生產力(只生小孩這件事情)、我們保護並且尊重女性。

但事實上一男多女才具備最高生產力,而打著保護尊重女性的大傘,卻不尊重女性的生理自決權,幫她們決定什麼樣會被定義為蕩婦、不論何種理由都不准墮胎;此外,除了基督教其他的宗教當然也具備了撫慰心靈的特色,可笑的是在過往的許多宗教中,例如希臘神話、北歐神話這些神話所囊括的宗教,有那麼強調一夫一妻制與異性戀霸權嗎?

答案是「沒有」。




這些在基督教開始盛行的時期就被歸類為異教徒的宗教,多為多神、自然崇拜或是女性社會為組要的構成基礎,從另外一方面來看,基督教這些宗教霸權真正在殖民祂的信徒們或是迫害其他非我族類的異教徒,正是這些「唯一真主」宗教背後的父權(雖然幾乎所有古老宗教的主神都為生理男性)。

這正是基督教或是猶太教、伊斯蘭教這些具有教會體系的極權宗教,本身無法使人信服的原因;如果神愛世人終生平等,那麼為什麼女人視為羊,而男人則為牧者?為什麼真主的總以男性視人?在神愛世人的大愛下怎會容不下同性之愛?這難道不是一場共犯結構中既得利益者們所設下的長期騙局嗎?


(圖源:酷兒影展官方網站


關於,Farmer

在台北從事自己不太感興趣的領域中的設計工作,最大的志向是存夠錢後行李款一款,回高雄當個早上下午歡樂種田,晚上喝酒度日的閒散人生。



»»   全篇文字為撰稿人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引用。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