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陽花學運】島嶼,尚未天光 / Never let the sparkle fade.

4/13/2014



24天,585個小時,我們一起創造了這段島嶼歷史,見證了這世代的共同記憶。


在這24天中,不僅臉書瘋狂洗版(很抱歉KOS也貢獻了不少版面),親朋好友間的話題也似乎只剩下這件事了,原本下班下課約會應酬的人,現在改相約在立法院 ; 原本回家打開韓劇美劇電影的人,現在改看立院場內場外Live直播。許多過去對政治冷感的人,也開始讀起一篇篇艱澀的文章,聆聽一場場冗長的公聽會、演說、政論節目。然後,你開始認識一些政治人物的名字,開始侃侃談起一直以來避之唯恐不及的藍綠話題,開始學會獨立思考、學會不輕易被媒體操弄分化,進而影響了身邊的家人朋友。你開始成為了一個真正的「公民」。

奮起暗夜  島嶼天光 



服貿這個議題,其實在去年就已經爆出來了。我依舊記得當時對於政府如此『黑箱』的談判簽約,感到既憤怒、荒謬又恐慌,什麼時候這樣重大、牽涉層面深廣的條約談判可以不過問人民、你說了就算?甚麼時候木已成舟,人民就只能無能為力地哀號?而今年年初被趕鴨子上架的公聽會,草草開完不見誠意,更顯見公家機關的無能與無知。

對不起,我們錯了。錯在太信任、也太高估當權者了。

直到318的這一衝衝進立法院,也衝開捍衛民主自覺行動的大門,不僅激起社會對這個議題的關注,也讓更多政治冷漠的人覺醒了,進而思考長久以來台灣的制度缺陷,以及與實際民情背道而馳的台海關係策略,我想是領導團體當初始料未及的。『今日眼前公民停止服從,不是挑戰法律,而是挑戰法律中的陋習與遺落。』台灣人不再滿足於熊貓、雷神以及多放幾天假的小確幸,而是想起自己才是這個國家的主人,『人民有權去彌補上位者的愚行 』(People have the power to redeem the work of fools.),對政治冷感的下場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還記得去年洪仲丘事件二十五萬人秩序走上街頭,結果呢?今年全部輕判結案。如果理性和平有用的話,誰不想在家裡休息洗洗睡覺呢?官員們滿嘴理性和平協商,事實上卻想等議題退燒、社會關注減退後再「偷偷來」。這樣的例子有多少?人民已經絕望了。於是想法化為言語,言語化為行動,爾後星火燎原。



每個人表達憤怒的方式不同。或許你在立法院靜坐了幾個夜晚,開始熟知了「青島東路」「濟南路」「中山南路」「林森南路八巷」的地理位置,與一群新舊朋友討論觀點,跟阻塞不通的3G奮戰。或許你跟著網路Live直播每場街頭民主教室,得到比學校教會你還多的新知。或許你在323當晚為身處行政院的朋友擔憂,然後隔天悄悄將頭像關上了燈。或許你捐贈了物資,參與頭版廣告集資。或許你貢獻了自己的所學專長,攝影、設計、撰文、作曲、剪接。或許你加入了50萬人的黑潮之中 ,搖曳著手機隨《島嶼天光》掉眼淚。你相信作為一個人的力量可以很渺小,也可以很巨大。慢慢的,這場運動從「學運」轉變成「社運」,許多參與者已經不是學生,他們是教授、是學者、是勞工朋友,是朝九晚五的小小職員,為過去的冷感懺悔、為投錯的票謝罪,力圖對不確定的未來懷抱一絲希望。





當然,也有不少人置身事外,不受這一波黑潮影響,甚至對其反感。他們之中有冷嘲熱諷的資深高層、對政治冷漠的友人、只想要努力好好賺錢養家的同事,以及斥責這群「暴民」的網友。但我看到的是無能的中老年人在阻斷年輕人的道路、得利的資方在打壓著基層勞方,而有競爭力的人在幫沒競爭力的人發聲。他們打著和平的大旗,為其停滯不前、根深柢固的奴性開脫。他們利用媒體抹黑、分化,將這場運動看作是政黨操控的棋局,殊不知在野黨已因無能被邊緣化,淪為顧門之用。他們認為學生應該盡本份好好讀書,成為下一個洗腦教育下的產物。他們獨善其身,卻忘了恣意揮霍的民主自由,是多少前人用血淚抗爭換取而來的。



在這些所謂「暴民」身上,我看到一張張激憤而溫柔的臉孔,他們比任何人都熱愛台灣,他們還懷有夢想、他們相信改變,對此堅信不移到天真的程度。他們超越藍綠、超越上一輩的思想束縛,當人們還喊著反黑箱反馬英九時,這些學生及公民討論範圍已涵蓋憲政改革、經貿策略、民主深化及反中情結的高度,讓藍綠兩黨都要想辦法追上他們超前的腳步。



時間一天天過去,我們沒有想到這個美麗又煎熬的意外,竟然有這麼長的一段路要走,因為不同於野百合學運,我們沒有傾聽民意的李登輝,只有耳朵卡滿毛的茸。原本處於無政府狀態的街區,開始從無到有建立起秩序,人們搭建帳篷、發放物資、規劃動線、做資源回收,一改最初佔領立院的渾沌,數股勢力開始嚴密地介入接管,成立所謂被詬病的「糾察隊」,以滿足社會大眾賦予的超高道德標準。白日的立法院周邊如同假日市集,各種NGO帳棚攤位比鄰而居,各式標語貼紙、海報、旗幟、頭帶、雕塑讓人目不暇給,甚至有人在現場印刷反服貿T-shirt。夜晚一場場的民主講堂、賤民論壇、樂團表演、公民電影院為苦悶的靜坐時間增添活力。在大學時代曾因論文到立法院簡報及用餐,現在再次回到這裡,你會很難相信死氣沈沈的公家機關,居然可以如此多彩、充滿草根的生命能量。➙ Google街景

青島東路牆面的創作能量讓人驚嘆

我們一邊面對茫茫不可知的明天,一邊苦中作樂惡搞著香蕉、太陽餅、鹿茸;幹幹哥、來來哥、王偉忠;Z>B。我們一邊大罵祭止兀、吳育昇、張慶忠等闌尾,一邊為戰神、先知、over my dead body的世堅琴拍掌叫好。我們開始緬懷鄭南榕先生,重新思索台獨的意義。我們意淫著飛帆、為廷的革命 (ㄒㄧ) 情感(ㄆㄧ),為國昌老師傾倒,對魏揚、雲祥、吳錚等名字如數家珍。我們正視運動內部不同的聲音,隨大腸論壇一起幹聲連連。我們面對當權者糖衣包裝下的每一場霸凌、每一句謊言,活著也死去。

➙ 那一年青澀帆廷 學運新兵超麻吉

Photo credit :  tango juang
Photo credit : 鐘聖雄

島嶼,尚未天光


4月7日,立法院的學生發表『光榮退場 出關播種』的聲明,有人支持、有人錯愕。在這場對既得利益的鬥爭中,我無法說是誰勝誰敗,但毫無疑問的,這場運動已改變了許多年輕人對政治議題的態度,播下思想的種子、等待萌芽開花,讓民意成為最強而有力的永遠「在野黨」。4月10日退場當天我也到了現場,順便記錄台灣歷史上最有能力、最為自由多元的國會的最後一天。不過晚間的退場活動給我的感覺有些可惜,感動還是有的,但少了具體訴求、多了些矯情,儼然少部分領導學生的同學會、畢業典禮、營隊結業,太過溫情牌了。人群歡欣鼓舞,分發著太陽花、唱著民主的頌歌,讓人誤以為已經完成了什麼大業,解散之後就要乖乖回到各自的生活了。







【KOSZINE】Never let the sparkle fade  (太陽花學運410退場周邊紀錄)

然而一覺起來,島嶼並未天光。

將主舞台交出去後,我們開始迎戰『磨刀霍霍的媒體、政黨以及既得利益者的強勢洗腦與分割』。公投盟的強制驅離、方仰寧的違憲、立法院不實的損壞評估、政府的事後清算,更別提偷渡成功的貨貿公聽會。而中正一分局路過 的兩套標準、媒體輿論的倒戈背離,更是打了50萬人好大的一巴掌,那嘶聲力竭高喊的「警醒」,原來並未真正傳入人們耳中,太陽花學運的曇花一現,只是一場集體的自慰。

沒有所謂轉移訴求這種事情,對台灣人民來說「專心處理服貿」是種奢侈。在我的理解中, 這就是當初帆廷所謂的「遍地開花」,人民學會挺身而出參與社會運動、印製標語、維護秩序,表達各自不同的訴求想法,你不能要求每一個參與的「種子」都是高知識分子,都具有相當高的組織能力。這是一個多元社會的公民覺醒,不論是體制內改革、體制外抗爭,不論是絕食靜坐或者流血革命,都是個人的自由意志。

善良的台灣人
熱血的台灣人
愚勇的台灣人



經過這場啟蒙洗禮,民智初開,許多人第一次看清了官場的腐敗醜惡,看清了捍衛民主自由的希望,是靠著自己的雙腳站起來。但也有許多人繼續回到被豢養的舒適圈中,等待著另一個林飛帆騰空而降。顯然,退場之後才是考驗,才是民主自覺的關鍵時刻,看這股激情將會點燃新一波公民運動的序曲,還是被人們漸漸遺忘。

『接下來就是我們事了。』

不論是緊盯兩岸監督條例的立法、割闌尾推動公民憲政會議,還是舉辦各種巡迴講座、街頭論壇,推廣公眾參與的新思想運動,尚有這麼多急迫地等著我們去做。或許我們會無力、會焦躁、會挫折,夾帶著成長的幻滅,在信仰的道路上跌跌撞撞。但我們依舊要保持對公眾事務的熱情,多元吸收各方資訊,不被謊言抹黑、不被粉飾太平蒙蔽,不盲目於個人威權崇拜,也不讓憤怒隨之起舞。讓堆滿爛泥的春池被攪動,讓潮水一波波不絕而來,撩動國人僵化的思想,將國黨權威治國的百年餘毒一一清腸,直指我們想碰又不敢碰的,一個未竟的大業、一個遙遠的夢。

Never let the sparkle fade.




Credits:
Photos & Video : KOSZINE.com / 部分照片出處見附註。
圖文如需轉載或有侵權請告知。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