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專訪】綴拾人世之美的當代行者 ─ 邱比《我們:就要相愛》

8/20/2013



若森林的青苔會唱歌,
那他的聲音,大概就是這樣吧。

關注邱比 (Chiu-Pi) 也有好一陣子了,在台灣新生代創作者中,無疑是最為多才多藝的一位。在作家媽媽和攝影師爸爸的薰陶下,邱比從小廣泛涉獵書籍、電影,培養了對文學與影像的喜愛,跨域劇場、舞蹈、音樂、影像、繪畫、文學,擅長在創作中結合哲學與美學,描繪並記錄那些無以名狀的人世之美。



邱比的創作力十足豐沛,跨足前衛聲響至今,已經發表100首歌曲、收錄在八張概念專輯中,並於近期發行首張實體專輯《我們:就要相愛》 。專輯中邱比包辦所有詞曲、聲響創作及人聲演唱,以極限音樂(Minimal Music) 為本質,融入哲學思想與生活所感,他的音樂不僅只是音符的構成,還帶有一種禪意、一種有機的平和力量。

邱比的創作領域跨劇場、音樂、舞蹈、繪畫等。

受到極簡主義的影響,邱比透過簡單的歌詞(比如《無懼》全首只有一句「什麼都不能阻擋我」,卻極具震撼 ),反覆再反覆,中性的唱腔與旋律完美混合為一體,不斷重複的和弦像流水,將你帶入靈魂深處,在冥想式的空間中,處於一個最放鬆的狀態,去感受那些喜樂與悲傷。音符與音符間、歌曲與歌曲間一氣呵成,讓你忘記時間的流逝,就這樣輪播一整天。


這次很榮幸能夠採訪到邱比,聽他聊聊這張專輯的誕生,以及對其創作的見解,將這位新生代音樂人更好的介紹給KOSZINE的讀者們,也邀請大家一同見證,這位才華洋溢的新銳前衛藝術家(Avant-Garde Artist) 的誕生。


【關於,邱比 Chiu-Pi】



1991/10/17 出生於台灣台北。高中就讀優人神鼓創辦的首屆表演藝術實驗班,現就讀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從師學習的樂器有鋼琴、小提琴、聲樂、中西各式打擊樂器,曾接觸電腦混音、音樂理論與記譜法,擅即興演奏、即席創作,作品性質跨劇場、舞蹈、音樂、攝影、設計、繪畫、新媒體等領域。

經歷:
2007-2011 於優劇場訓練
2008- 教學、分享葛吉夫律動/神聖舞蹈至今
2010  鈴木忠志演員訓練
2011  獲得獎學金前往丹麥歐丁劇場學藝
2012  赴日參與鈴木忠志夏季演員培訓計劃
           於台北、宜蘭兩地參與陽光劇團表演者、音樂家訓練
2013  創辦個人品牌Chiu-Pi / Gallery
           執導以生命輪迴為題的獨角戲劇《魚王》、《我們》、《一個平凡人的晚年生活》
           首張創作專輯《我們:就要相愛》發行

相關連結:
streetvoice  / indievox / facebook / flickr






Interview
|  特別專訪:綴拾人世之美的當代行者— 邱比 (Chiu-Pi)


♦ 坐落在大直靜謐的小巷,早早就到約定場所的邱比,身穿寬鬆的墨綠色上衣,手邊把玩著他不離身的平版電腦,喝著特別囑咐多添加奶油的飲品,一派的輕鬆寫意。

『問什麼都可以』『儘管問吧』。邱比說。

 開始做音樂的契機?
我是從小學古典鋼琴的小孩,所以已經學了很多年的古典音樂了。像現在這樣開始做比較流行、有鼓點的音樂,是在去年七月,那時我買了平板電腦,開始嘗試用平板做音樂。

 你有過一些旅居的經驗,這些不同的文化對你日後創作有什麼影響?
我小時候有段時間在日本長大,所以東西的線條和那種簡單的感覺,根深蒂固在我的美感認知上,我喜歡我的作品是簡單、乾淨而大器的。 另外有段時間我待在加拿大,加拿大的國土很寬闊,那種無拘無束的感覺,讓你對一個人的自由發展有了不同想法。比如台灣長大的小孩,早上起來他的選擇可能就是看電視、吃早餐、出去逛逛,可是加拿大的小孩,家的四周很空曠,不可能去逛街或是去電影院,太遙遠了。像我的情況是起床之後家裡有鋼琴,戶外有草皮......那種選擇會不太一樣,會比較往自己、往內發展。

與草地渾然天成的邱比。

 什麼人在音樂創作領域影響你最多?
我喜歡一個國外的樂手叫Philip Glass,是一位極限音樂大師。他的音樂都是音程不斷地反覆,但如果不喜歡前衛聲響的話,其實聽起來會是單調的,所以也有喜歡他和不喜歡他的人。像我是喜歡這樣音樂的人,那種音樂可以讓我冥想,可以讓我很專注,它同時也可以很性感,有種迷幻的感覺,所以我的音樂也很常融入這樣的元素。我喜歡不停反覆的東西。



我在高一時聽到Philip Glass,自此之後我的鋼琴有了轉變,本來我是彈古典音樂的,在高一之後開始彈一些比較前衛的樂譜。我覺得極限音樂很像自然元素,比如風吹過、樹葉左右拂動的時候,那種反覆很美。另外可能因為我在高一時讀了大量的哲學書,我覺得那音樂帶有著哲學的力量。

音樂、繪畫、劇場與文學是邱比創作的四個面向。

 談談目前手邊在進行的工作。
現在在台中勤美誠品對面有一家新開的前衛藝廊叫「彌留」,我在那裡有一個劇場的演出叫《一個平凡人的晚年生活》,是我導演的作品,也是我「癡人列傳」女獨角戲三部曲的最後一部了。

 為什麼會想以女獨角戲作為創作體裁呢?
「獨角戲」的形式其實是我最喜歡的劇場形式,我覺得女生在肢體上或是情緒上的的層次,好像比男生的細節多一點、複雜一點,就視覺上來說,當表演者是一個女生,觀眾會比較專心看她,所以我選擇了女獨角戲的體裁。之後也蠻想要有男獨角戲的創作。

《魚王》我們》概念影像

接下來就是唱片類的工作,我們有一些通告還有演出,分別是8月28號和30號晚上,在敦南誠品跟信義店的團團進行現場演出,之後會以誠品為據點,做全省的巡演。還有我現在也在畫畫,銀色的巨幅畫,我覺得藝術家還是要有一些比較實體的作品,雖然專輯也是實體的東西啦(笑)但畫比較像是一個門檻。除此之外我也在寫東西,我想寫一本這麼厚的散文小說,類似單篇單篇的寓言卻又彼此連結,有點像是電影Sin City,它每個段落都有故事,但彼此又有相關。所以大概是這四個面向:音樂、繪畫、劇場與文學。

 休閒的時間通常做什麼呢?有沒有最近迷上的興趣?
沒有在工作的時間通常就是看書、看電影。
我最近很喜歡到朋友家玩,我有一些蠻有趣的朋友,有玩樂團的、寫東西的,或是做服裝的,我都會直接問:『我可不可以住在你那裡?』(笑)我想要轉換一下我的生活環境。我的生活狀態其實…不太像是很會玩的人、比較靜,我們家就像是一片桃花源,我會點精油,然後燈就這樣黃黃暗暗的,一片祥和,沒有什麼都會的感覺。所以跟那些人相處的話,會給我一些刺激,給我一些衝擊,因為我的情緒比較平一點(笑)。有時候他們的想法思維會讓我覺得蠻有趣的,就這樣激盪一些東西,但我其實都沒跟他們講,自己默默在心裡很享受。

『我是個情緒很平的人



 談談《我們:就要相愛》這張專輯。
這張專輯創作時間在去年七月,其實我的創作量很大,至今已經有100首音樂了。這張專輯收錄的差不多是四分之一,是我剛拿到平板時的創作,算是很前期的作品,還在嘗試階段。現在聽我新的音樂的話,結構會更完整,個人的風格特色也更明顯。因為我的創作量是快的,發行沒辦法跟上我的速度,所以我有時回來聽之前的創作,會覺得它會不會太小氣、或是太實驗。但我不會覺得這個作品怎麼那麼爛、或是怎麼那麼幼稚,因為它是有生命力的,相較於我的其他作品,它的爆炸力是強的。

『這個世界是,以真亂假。』

 所以發行專輯時沒有再做任何修改?
沒有。因為它完全是服從於我的,我那時剛拿到我的創作工具,就像一個試玩軟體的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完全是符合我的意識的。現在做到了一百首之後,在下鼓點或聲音的感覺時,會想『這樣大家會不會比較接受一點?』,潛意識會考慮哪樣比較好聽,當有這樣的意識跑出來時,其實音樂已經有一些考量了。但創作這張專輯的時候沒有這些考量,所以如果你有聽過的話,它其實是奇怪的,但是又符合這個人藝術的狀態。

『《我們:就要相愛》是服從我個人意識狀態的專輯。』

《我們:就要相愛》的名稱有什麼意義嗎?
他其實是兩張專輯的名稱加在一起,第一張是『我們』,第二張是『就要相愛』。 『就要相愛』這張非常的實驗,比較情緒、比較衝,而『我們』這張相較收斂、理性,是不太一樣的。在專輯設計上也體現出來,一張視覺比較刺眼,一張比較內斂。

《我們:就要相愛》 專輯設計

 你如何定義你的作品風格與流派?
誠品把我歸類在「搖滾、另類、非主流」。(笑)我自己是覺得,人聲在裡面並不是一個重要的元素,音樂和聲響是比較核心的,我希望大家把它當作音樂專輯,而非歌手專輯來聽,那樣的收穫會不太一樣。像現在很多唱片背後的音樂是切段落的,比如「主歌-副歌-主歌」這樣段落式的配置,但我在人聲背後配置的旋律,是用作曲的方式去設定那些音符的,比較接近古典音樂,除了人聲之外的音樂對我來說都是重要的,所以有幾首歌刻意不加人聲,我希望這樣的狀態是實驗又前衛的。

『希望大家把它當作音樂專輯,而非歌手專輯來聽。』

 歌曲中有哪些特別的實驗性元素?
比較特別的應該是《我是一個爛人》和《老鷹般的飛》使用了泛唱;《你與我》有聲樂和弦樂;《拔花瓣之歌》有念白,流行音樂蠻少這樣的。整體來說《就要相愛》這張專輯都是比較實驗性一點的東西,要講不一樣的其實有很多,大家看了專輯、聽了音樂之後,應該能夠明白了。

 我發現你很喜歡用一種讓歌詞層層重疊的唱法。
我喜歡這種繚繞的感覺,這也反映出我覺得歌詞不重要,我把人聲變成是樂器,這樣更好理解這張作品。它不是要拿來唱的。


《愚愛》現場演出 @音樂花房

 你喜歡自己唱歌的聲音嗎?
我的聲音有點偏中性,其實會有一點點……有時候會不喜歡自己的聲音。但當他變成一個作品的時候,或是跟那些音樂融在一起的時候,我會把他當成另一個人去看。我跟我的聲音會有一個隔閡,唱完之後我會去聽,然後想說『這個人的聲音應該怎樣?高一點還是低一點?』 然後再自己錄一次。(笑)可是後來又覺得說,我自己的聲音其實還蠻好聽的,我現在都聽自己的音樂,有點自戀。(笑)

 你其實是一個充滿自信感的人囉。
可是有多自信就有多自卑的傾向,因為有時候對自己的要求比較嚴格,我是要求嚴格的人。

 專輯當中有沒有特別喜歡的歌曲?
每首歌完成當下其實都覺得很不錯。最近重聽這張專輯的話,我還蠻喜歡《上帝在開始愛著了》這首歌的。

 親友聽完的反應如何?
他們都覺得很喜歡。我身邊有很多玩音樂的朋友,他們覺得這樣是很大膽、很超前的,我自己在做時並不覺得超前,可是很多資深音樂人和玩樂團的朋友,都覺得這是很不可思議的東西,還蠻有趣的。

 這次的視覺造型非常前衛具設計感,可以介紹一下嗎?
這次的造型做得像天使的感覺,用了很多寬敞的裙子和很大塊的布,展現比較純粹的力量。拍『愚愛』這支MV時我已經穿了我習慣穿的這種寬鬆布衣,所以之後的三支MV覺得可以釋出一點空間,讓大家去玩這個人,就沒有給太多限制了。我有一套服裝下面整個是一件大裙子,不太像是一個男藝人的狀態,比較中性一點。可是我們並沒有刻意要往裝扮得像女生的方向走,想讓它是很舒服、很飄逸的樣子。

《我的親愛的》MV造型充滿中性之美。

 平常有在關注時尚嗎?
有,我看蠻多服裝雜誌的。我喜歡美的事物,想要讓自己身上都是美美的。下一步我想與朋友一起做一個服裝品牌。

邱比身著Nicolas Andreas Taralis 2013春夏女裝


 這張專輯的MV視覺非常精彩。你已經看過成品了嗎?覺得如何? 
我看過其中一支,也看過所有的素材了。接下來公開的《我的親愛的》會比《愚愛》好上很多,因為《愚愛》是用一個小時拍攝完成的,而這支拍了一整天,我們拍到半夜三點,細膩度和效果可以做得更多,時間也更充足。

三支前衛視覺影像《我的親愛的》、《快跳起來》、《老鷹般地飛》將陸續釋出。

視覺影像是我們這次蠻主打的部份,台灣有這種視覺影像是蠻創新的。這次我們的工作團隊知了與團團,其實都還蠻強壯的,也非常用心,想要帶給流行圈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我的親愛的》視覺MV


 主打歌是怎麼選擇的?
是公司老闆選的。當初在選哪些歌要拍MV的時候,其實我都是選比較保守的,像《愚愛》那樣子的歌,可是公司的考量覺得說,我們不是在做一個唱片歌手,所以後來選了三支聲響比較前衛的:《我的親愛的》、《快跳起來》、《老鷹般地飛》,我其實有點緊張(笑)不過後來我覺得還蠻有道理的,沒有必要再多一個歌手,現在歌手太多了,如果是一個回歸到享受聲音趣味的人,其實比較適合。所以我們最後決定用了比較實驗的曲子。

『熱鬧又混濁的世界終有最安靜的剎那。』

 我個人很喜歡「愚愛」這首歌。它的內容在表達什麼呢? 
這首歌是在講三角關係。有點像三個關係裡面,其中一個把原本正在戀愛的人剔除了,然後跟她戀愛的人在一起,現在那個人面對那位被剔掉的人,唱了這首歌。那種安慰與原諒有很多無奈在裡面......那是一種一直錯過跟一直傷害的清還,我覺得那也很美,人的彼此錯過和傷害,在一個大時間軸裡,其實是一種人世之情、人世之美,雖然她傷害了很多人,但那是作為人很美麗的一部份。

你在她們之間慚愧/ 那熱擁之後的餘溫,怎麼也熄不掉吧/ 妳也在愛的歷史裡傷感嗎/我們其實都感覺到一樣的痛吧/ 妳得要能夠原諒無辜的靜謐夜晚/妳得要放下那些無謂的追悔與恨/讓大自然一刀刀的刮向妳吧/ 愛的感覺/就像無常的雲、變幻的煙/這個世界是以真亂假/ 準備好了嗎,我的朋友/妳的故事都要得到自由/妳的玫瑰都要成為標本/當妳看到的時候,應該會流下我未來的,眼淚/ 請原諒我啊,請原諒我的經過/請赦免我啊,請赦免我的愚愛


《愚愛》視覺MV

《傻》視覺MV


《比比》這首歌沒有收錄在專輯中,它是寫給你自己的嗎?
是。因為我覺得像這樣一路玩上來,好像要給自己一個小禮物,純粹是為自己作的一首小兒歌,送給自己聽。影片中會用一些舊照片,也是因為我們所有釋出的形象跟照片,或是我這個人本身,其實給人蠻有距離感的。所以希望可以在專輯釋出的同時,有一個比較親民的東西出來,因為我們接下來就要一直高上去,就下不來了(笑)。


《比比》視覺影像


 你的音樂有種詩意在裡面,靈感來源是什麼呢?
我覺得人在生活裡面有很多美麗的時刻,與美麗的片段。可能是你躺在床上,旁邊躺著你喜歡的人,他睡著了,你在旁邊看他閉著眼睛、聽著他睡覺的聲音; 或是你走到一片大麥田,用手把陽光遮住,讓光線從手縫灑下; 或是你坐在計程車裡,計程車在都市裡開著,玻璃面映照著城市的光影…... 這些美麗的時刻都是我的靈感。我的旋律與詞完全是附著在這些時刻上出來的,所以我覺得對生活有一些感覺的人,其實可以很容易在這張專輯中找到歸宿,因為這些美麗的片段都是全體人共同享有的,並非一個人的個人經驗。

 歌曲中有不少告白式的歌詞,例如《你的作品》,那是你的親身經歷嗎?
我覺得那也是生活中的一個美麗片刻。譬如有兩個人在散步,那個人明明一直是你喜歡的人,但你卻沒有跟他說,我覺得這個旋律就在那個黃昏街道上響起的。所以有的歌詞並不是我的親身經歷,他是為我腦海的畫面配樂的。

『我希望我的音樂讓大家慢下來。』

 身為一個非主流音樂人,你怎麼看待「成名」這件事?
其實我覺得我的作品都還蠻…不適合市場的,以現況來說,因為我是很專注在自己的創作、不是很考量的人,所以又會特別期待在市場上有什麼樣的反應、什麼樣的檢驗。我還蠻喜歡被檢驗的,這跟我自己的自我要求嚴格也有關係。這樣子發片其實也怕會受傷害,怕別人會覺得你這個人很怪、不入流,可是一方面我又想被檢驗看看,想讓這些人聽到、看到這些影像,想帶給社會流行圈子一些衝擊。我其實沒有特別想過出名這個問題,只想被檢驗看看,如果真的出名了,那可能就算是檢驗成功吧。

 你的音樂和人都有種與世無爭的感覺,談談日常生活中能激發你熱情的時刻。
最近有一個朋友還蠻好笑的,他在觀察我會怎麼生氣,想辦法惹我生氣,可是我都生氣不起來。後來他抓到了一個重要的核心,他就說:『邱比,你的東西跟誰誰好像喔!』或是『邱比,你跟誰誰穿得好像喔!』可是我覺得根本就不像,因為我不喜歡跟別人像。「獨一無二」這件事情好像是我蠻在乎的,我喜歡獨一無二,比如我好不容易寫完一本書,有人跟我說『這個好像誰也寫過類似的』,我就會很氣。(笑)



前衛藝術家 邱比。

 未來想要成為什麼樣的音樂人或是藝術家? 
我夢想像草間彌生或村上隆一樣,他們有藝術的一面也有商業的一面,這還蠻符合我對藝術的想法。像我們出這樣的唱片,在全省通路銷售,還有拍MV,都是很商業的行為,但我們要把它做得很藝術。

 你跨足劇場、音樂、舞蹈、美術,文學,擁有如此巨大的創作能量,支持你的動力是什麼? 
我想要讓我的生命很豐富、很精彩,因為人在這個世上很短暫,而宇宙的大時間很長,整個地球只是在銀河中一顆很渺小的豆子,這件事情在我腦海中根深柢固,對我來說是很切身的。所以我會覺得說我們的生命很短暫、很渺小,那種生氣、愛的情緒並不是很重要,微不足道,在這個小小的人生裡面我想要很精彩、很豐富、很發揮、很嬉皮,完全享受的感覺。

那是想要留下點什麼嗎?還是單純享受創作的當下?
都有。一方面享受這一刻,一方面我想作為一個人,他最大的願望還是希望可以在時間軸上不朽,像Madonna和Michael Jackson。我當然也有這樣的想法,但那需要很大的緣份,和很大的努力才可以辦到的。每個國家都有很棒的藝術家和很棒的藝人,我想要多努力,變成這樣的人,也讓我自己的生活是很豐富的。

『在這個小小的人生裡面我想要很精彩、很發揮、很嬉皮。』

 最近關注的台灣藝術家。
我沒有特別關注誰,但我會關注身邊朋友擴出去的圈子,一些很不錯的人,我會把他納進來。我有經營一個自己的網路藝廊,想要認識更多前衛的作者,廣泛的吸收。

 最近在看的一本書。
《漢寶德的人文行腳》。漢寶德是一個建築師,他到各地把所見的文化寫下來。

 2013年下半的活動計畫。
我大學要寫論文了,因為我是戲劇戲理論組的學生。我想要把我自己的劇場體系做一個完整的論述,我自己的風格、我的表演訓練,還有我對劇場與聲音的想法寫成論文,那會是我的另一本書,也是我畢業的門檻。這是我下半年蠻重要的一件事。

『《我們:就要相愛》 這張專輯就像是個毒藥。』

 最後,有什麼話想對讀者、樂迷們說?  
這張專輯我們團隊有很多對未來流行文化的憧憬、對台灣流行文化的美好憧憬,所以我們才會這麼做,希望大家能跟我們一起感受那種憧憬。這樣比較藝術、有質感的東西流進去,像把毒藥注入水裡面,看能不能「污染」全部的水,我們把自己的東西當成一種毒藥(笑)。

希望聽音樂的朋友都能感受到這是一種新的事情,可以一起看著我們成長,呵護我們,這其實是需要多方面的照顧和幫助的。謝謝大家。

邱比為專輯簽名。


◆ 採訪後記 by KOSZINE

這次採訪列出的問題不少,光是錄音檔就長達一個半小時,而邱比對於每個問題都十分用心的回答,絲毫沒有一點不耐,字裡行間散發著真誠與真實之美,我想這應該是最令一位撰稿人感到幸福的事了吧。

常聽人說「人如其歌、歌如其人」,邱比也是如此,他的文字他的音樂和他的人,一片靜謐祥和。不若許多藝術家的厭世,他帶來的是平和的積極力量,以及對於人世的美好冀望。不管你是否喜歡實驗音樂、前衛聲響,都可以試著聽聽《我們:就要相愛》 這張專輯,它就像是前衛與自然交融的綜合體,在冥想中沉寂著爆發。也期待即將釋出的三支音樂影像,相信將帶給大家前所未見的視覺震撼。

另外邱比也提到,已完成的八張概念專輯(就要相愛、我們、真實如夢、人造景、反戰、相逢自是有緣、寫生、地圖)都有計畫出版成實體唱片,且皆以雙碟裝的方式出版,大家可以好好期待一下了。






Album | 《我們:就要相愛》 專輯介紹



21歲的邱比以腦中揮之不去的印象為創作靈感,生命之海的畫面,整理成你我都似曾熟悉的旋律- 關於死亡、虛榮、慾望、純真,和回憶裡的熱烈愛情。聆聽邱比的音樂跟聞香一樣,彷彿看見了許多往事; 逝去的時間、珍貴的片段早存在於我們的記憶裡,已經好久沒有被你說出來的,就用聽的去緬懷、去道謝,再次相識吧。

邱比獨自完成所有詞曲創作和樂曲混音,以「刻板作為一種共振」為概念、「浮光掠影」為題,創作出一種人人早已擁有的內在音樂,誠實而殘酷地打動你我。想創作出的,是一種人人都早已擁有的內在音樂。在寧靜而安詳的時刻你聽見;在追求繁華世俗的時刻你聽見。詞只有那麼一句、曲不斷重複,卻誠實而殘酷地打動你。

邱比認為無法完成的愛情和曖昧的友誼是世上最美的濃情,一生追逐著它們,只為著重拾那些淡淡的遺憾感觸。處在當下,體驗一種全然的平靜,和諧的意識。

線上試聽:www.indievox.com/chiupi


【專輯資訊】


邱比 《我們:就要相愛》
發行日:2013.08.02
曲目:
Disc 1 我們
01 傻
02 雲朵
03 迷戀
04 上帝在開始愛著了
05 我們親愛的
06 得冠
07 我們
08 你的作品
09 凡事都要按照步驟來        
10 在欉中
11 新生兒
12 愚愛
13 無話可說
14 我已經看不見你

Disc 2 就要相愛
01 你與我
02 無懼
03 就要相愛
04 說吧,說出來
05 拔花瓣之歌
06 勞動
07 單身的浪子
08 你說你愛我,我相信了
09 怎麼說
10 我是一個爛人
11 老鷹般的地飛
12 誰
13 快跳起來


★ 《我們:就要相愛》專輯現於 博客來 / 誠品 / 各大實體唱片行 皆可購得!
★ 博客來頁面:www.books.com.tw/exep/cdfile.php?item=0020173111
★ 誠品頁面: 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4262342255916




Photos | 《我們:就要相愛》MV 花絮




Events |  我們 : 就要相愛 / 邱比音樂分享會

>08.28 (三) 8:00pm-9:00pm
誠品敦南店B2音樂館
go.eslite.com/Event.aspx?id=8310

>08.30 (五) 7:00pm-8:30pm
誠品信義店1樓團團旗艦店內
www.indievox.com/chiupi/event-post/11680


資料提供:邱比 Chiu-Pi 、知了工作室
文字/攝影:KOSZINE

全篇圖文內容未經許可請勿轉載、引用,謝謝!

You Might Also Like

3 comment

  1. 好有想法的邱比,未來令人期待!

    ReplyDelete
  2. @kowei
    感謝Kowei的分享!

    ReplyDelete
  3. 好詳盡地介紹
    謝謝你的用心又讓大家多認識一位音樂創作者/新銳藝術家 !

    ReplyDelete